我媽因車禍衝擊的關係,在那一瞬間就昏了過去,直到手術後才比較清醒,所以對事情的發生經過沒有什麼記憶。

根據計乘車司機簡單又不清楚的說法,是他為了閃躲第一位小姐才會撞到我媽的。並堅持他沒錯,是因為那位小姐跟我姐闖紅燈才會撞上的,最後還送我媽去醫院。

根 據警察比較清楚一些的說法(之前我媽昏迷沒法作口供,所以之後警察去醫院幫我媽完成口供,當時我不在),是那個司機先掃到第一位小姐,然後再撞到我媽,我媽人立即倒在地上,但車子被彈出去撞 到一個先生的車子,所以受害人一共有三位。當時的情況是我媽在要上秀朗橋前的紅綠燈等左轉成功路(就像十字路口要兩段左轉一樣),在我媽之前有一位小姐先 走,被計乘車撞到後,接著撞到我媽,最後我媽的車再撞到那位先生的車。

在警察出現的這段時間問了些細節,其中一個問題是如何跟其他的受害人聯絡,這時警察才拿出一張單子,上面列了肇事人跟受害人的姓名跟聯絡方式。警察還說,基本上因為司機說會交給保險公司全權處理,所以也沒對他做筆錄…一直不是很了解這是什麼處理方式,有誰能告訴我嗎?

似乎之後這件事情的處理會先交由調解委員會處理,一直到所有人跟那個司機和解。如果一直無法和解才會交由警察處理。就算目前直接去法院告那個司機,還是會先轉到調解委員會那兒。

後 來,又跟另外兩位受害人聯絡。根據那個小姐的說法是,當是她在紅燈確定轉綠燈之後才前進的,我媽看她走了一段才接著走的。後來的結果就像上面說的一樣, 因為事情發生得很快,其實她也沒有她自己被撞以外的記憶。跟我們的情況一樣,司機也是直接就找她想和解,但是也沒有說想怎麼處理之類的(她說她雖然人沒怎麼樣, 但新車已全毀沒法騎了),所以她說覺得這個司機很沒誠意,沒打算就這樣跟他和解。嗯~很好,那至少就不會是單打獨鬥了。

撞了兩臺車,還都是這麼強的衝撃力,感覺起來應該是沒有煞車所以才會有這樣的結果滴,我這麼想。

另 外一位先生就比較難找了,不過還是在週日時聯絡上了。因為基本上他可以算是站在第三者的角度去看這件事,所以看得比較清楚。他說那個司機在撞了第一個人 之後就想找間隙離開現場,所以速度沒有降下,才會把我媽撞得那麼嚴重。後來是有兩臺摩托車騎士見義勇為把他欄下來說:我要報警喔!司機才說:那就報阿!才 讓計乘車停下來的。最後送 我媽到醫院的也是救護車。該死!居然說謊!

我在想,之所以撞上大概也是因為那個司機為了搶紅轉綠的那一段時間上橋速度才會那麼快吧!不論如何,說謊脫罪就是可惡!